粉色和男性,那些不得不说的事

网络时代,我们通过电子屏幕,毫不费力地看见各式景色。就在我们为心中的俊男美女点赞欢呼时,有关美的争论,好像一刻也没有停止过。
审美在循环
问起女孩的代表色,一秒钟得到回答——“粉色”。
这种甜蜜,温馨的颜色是不少女性的最爱。它温和而不鲜明,不会轻易带来情绪波动,恬静的样子非常符合期待中的曼丽女性形象,似乎天生就是为女性准备的。甚至有话这样说道,“粉色是女孩儿家家喜欢的颜色”。听到这句话,十八世纪的欧洲贵族首先表示反对,并气得吹胡子。因为在当时的流行审美中,粉色因象征被稀释的血液,被认为更能体现男子的果敢和强烈,而代表女性的颜色是沉稳雅致的蓝。
粉色时常在贵族的衣服上出现;而圣母玛利亚却穿着蓝袍子
拿破仑的波兰枪骑兵团就身穿粉色军装,征服了半个欧洲。
其实,不单是粉色。高跟鞋,丝袜,这些装扮都并非女性独家专利。在过去的欧洲,粉色花纹、蕾丝,这些我们如今看来非常“女性化”的元素经常出现在贵族男性,甚至是君王的衣服上。太阳王路易十四更不会想到,和自己权杖同框上镜的高跟鞋、白色丝袜,会在几百年后风靡世界,众多女性为之痴迷。
这位国王修建凡尔赛宫,翻新巴黎,使当时的法国取代意大利成为欧洲的文化艺术中心
循环的螺旋里不只有颜色、服饰,还有男女容貌、气质;循环也不只发生在异国,我国古代,亦能找到相似的例子。“修八尺有余,而形貌昳丽”是齐国名臣邹忌“貌柔心壮,音容兼美”是兰陵王翩翩君子,沈腰潘鬓,傅粉何郎这些都用来形容男子样貌美丽,而非印象中的粗犷。

几千年后被津津乐道的魏晋名士们,个个宽衣大袖,开襟披肩,十分“婉约”。

阴柔之风在魏晋最盛,之后这种审美标准还在延续。比如隋唐五代时期男子喜欢“为妇人之饰”。宋代男子喜欢头上簪花。也是在隋唐,豪放的胡人血液与中原相融,女性化的柔弱气息中混合阳刚之气,审美倾向悄悄发生了变化,直到今天。
审美的自白
今天让阳刚男人喊“耶!”的粉色,到了明天就变成令人嫌恶的一声“呕”。是审美善变还是男人善变?善变的是你们这些男人!无针对男性的意思Σ(゚д゚)
粉色在历史上曾被用于男装和女装。但在二战时期,粉色开始与“阴柔”的女性气质关联,与男性脱离。因为,战争时期,大量男性奔赴前线,女性顶替原先被男人霸占的职位,获得了参与社会分工的机会。正是在这一过程中,释放出惊人潜力的女性开始谋求自我解放
同时,战后物资匮乏,强加于人的配给制使的人们只能获得色调暗沉的衣服。粉红显得欢快、乐观,更加受到崛起女性的青睐。粉色一时成为先锋女性的象征。这时,为了“修正”日益抬头的性别平等风气,稳定社会,掌握上层资源的“男性朋友们”翻脸不认“粉”,竟亲手牺牲“粉色”,通过大力宣传甜心粉色女郎的形象,大力宣传粉色与女性“阴柔”气质的关联,成功窃取了女性平权运动的果实。在名人效应和商业营销的进一步推波助澜下,粉色彻底与男子气概分开了,成为女性的专属色。花朵代替血液成为其意象;甜美、可爱、娇嫩成为其代表意义。
搭着文化产业日益崛起的东风,粉色横扫女性世界,“大热门”时代来临!一样的发型,一样的妆容,一样的穿搭…多元丰富、兼容并包的性别形象随之消失。
在商业广告打造的单一的性别形象中,越来越多本由男女共享的流行元素成为某一性别的独家专属。与粉色女性化对应的是,阳刚气质被捆绑在男性身上。长相俊美的男生不免要被说一声娘炮。可见,审美循环的核心不是人们对美的理解变了。审美本身是单纯的,运用审美的逻辑才耐人寻味把粉色推给女性不重要,把象征娇嫩的粉色推给女性才是重点!

 

刻板之痛
审美成为了大众文化背后的隐形政治学的工具。通过单一的性别审美,男性和女性的行为模式甚至人生轨迹也在潜移默化中被框定了。“女孩应当贤良淑德,温顺乖巧。”倘若她高声大气,剃寸头,爱打架,就是“男人婆”。倘若她学历超过男性,事业有成,就会成为“嫁不出去的女强人”。女性最好什么也不要知道,无才便是德。“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。”男性生来就肩负“伟大”的“使命”。他不能软弱,不能怨怼;必须粗砺,细腻的情感绝不被鼓励。他必须维护所谓男子气概,不然“你算什么男人?!”

 

这两种流行的偏见的最重要隐含是:女不如男

在女性经验中,所谓“温柔”,实则逆来顺受;所谓“体贴”,实则压抑自我;在男性经验中,女性的沉默就是欲拒还迎,而女性的拒绝则是假正经。

图片来源:人类关怀计划-“邪世梦”
女性的经验难道不是全凭男性这一尺度来解读吗?呐,既然女性是毫无主体性的“次等生物”,那些“男性化”的女性当然是妄图“争抢男性资源”的魔头啦!那些试图沾染女性“阴柔”气质的“不懂自尊自爱”的男性还作什么妖哦?——每一个力争捍卫性别刻板气质的人,或许都曾经暗自想过这个问题。这种刻板印象随处可见,也许就是你我每天听到的那些话。它试图给生理性别按上本质的内涵——男/女人就该有男/女人的样子——这样,我们就可以拿着“生理性别”这个章,四处评判人、区分人,给他们打上白纸黑字的标签。 

不粗鲁吗?

生理性别是构成性格的一部分,但绝不是全部。倘若生理性别真能本质地代表人的行为和思维倾向,那为什么粉色曾经属于男性?为什么“娘娘腔”和 “恶心的同性恋”背后还有那么多爱他们的人?因为他们道德沦丧,不知羞愧吗?

叶妈妈质问性别暴力的施暴者。她的孩子叶永志因为“娘”在学校被殴打致死
当然不是!因为他们遵从自己的内心,足够真实,有血有肉,努力摆脱标签。刻板印象不从人性出发,不关心每个人的特殊性和独立性,只是借一个相当轻巧的框架将众人分成黑白两边。是坚持自己,承担被当作异类的痛苦,还是随波逐流,平平安安?这道选择题,真的很难。在如今浩浩荡荡“封杀娘炮”的媒体攻势下,难道要全员“战狼”?

 

我们也看到了,历史上,阳刚和阴柔本就有不同定义,且彼此更替循环。选择阳刚强的男性气质的同时,又何必急着审判“娘”的男性没有担当。这两种气质的存在都不该受打击,都值得被正常的,理性的眼光看待。

 

尽管现实中的性别气质多种多样,人性和偏见的混战仍在继续。我们还是要前进下去,为性别歧视和暴力不平。

 

这条路上,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抱真正的自己,获得安宁。

 

编辑▷土味凉粉转载声明▷本文为百行百业(vocation100.com)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*

*